中国政府网 | 重庆市人民政府网 登录 | 注销 注册
首页 政务公开 渝快办 互动交流 审计之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审计之窗>审计文苑

三尺讲台那些事儿

日期:2020-09-14

屈指算来,如今离开教育系统已20多年。每当回忆起往日的学校时光,心中不免充满了感恩、依恋与不舍之情。

说起来似乎很遥远。上世纪90年代初,经过几年大学生活的磨砺,我从重庆主城一所师范院校毕业,被派回家乡等待分配工作。老家所在地位于集镇,远离县城,但也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长江二级支流浦里河宛如一条银光闪烁的绸带,在这里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千百年来蜿蜒静静流淌。老街旁,一条小溪卷着白色的浪花,轻轻拍打岸边水草,钻进一座古老的石拱桥,从集镇穿流而过,快乐地奔向远方。不远处,成片的稻田,金色的谷穗,在晚风吹拂下泛起层层涟漪,和着欢快清脆的蛙声,发出沙沙声响。夕阳西下,一天辛勤劳作的人们扛起锄头、挑着箩筐,带着丰收的喜悦走在回家的路上。已是傍晚时分,一排排青瓦老屋飘出袅袅炊烟,一家人围坐在院坝中间,铺上凉席,摇着蒲扇,谈天说地,共话桑麻。夜深人静,皎洁的月光穿过树梢,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远处偶尔传来汪汪的狗叫声,夜晚的山村,人们早已进入梦乡,一片祥和安宁。

八月的天气非常炎热,也是一年庄稼成熟收获的季节。爸爸当时在乡完小教书,妈妈又长期忙于家里的缝纫店,包产到户后的这几年,每到农忙时节,家里的劳动力就显得捉襟见肘。这段时间,我们姐弟几个也正好尽量多为家里分担一些农活,早出晚归帮助大人抢收晾晒谷子和玉米。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经常是谷子玉米才晾晒小半天,突然又是乌云密布、暴雨倾盆,为了一年的口粮不被淋湿,我常常是跑进跑出,忙得汗流浃背,衣服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八月底,县教育局电话通知我去领取工作介绍信。可能是由于在大学期间表现不错、被学院评为优秀大学毕业生的缘故,我被分配到离县城较近、交通还算便利的一所当地比较出名的地区重点中学。从回去待分配的几个同学中,我的工作单位算是安排得比较好的。爸爸妈妈很是高兴,毕竟家里又多了一名知识分子,乡邻们也投来赞许的目光。接下来几天,大人们抽出时间为我张罗准备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而且专门到乡供销社买了几尺布匹要为我缝制一套像样体面的新衣服。爸爸是个多面手,教书、吹拉弹唱、杀猪宰羊,样样在行,而且自学的缝纫技术在周围十乡八里小有名气。忙完一天的农活,在昏黄微弱的电灯光下,爸爸拿起皮尺在案板上一阵熟练地勾画,在一把用得发亮的剪刀的游走之下,衣服裤子已初见雏形。这时,妈妈坐在缝纫机旁,踩上脚踏板,一连串干净利落地飞针走线,一套崭新的衣服在妈妈的巧手中已经完成。窗外一片漆黑,周围万籁俱寂,已是凌晨时分,带着一天的辛劳,拖着疲惫的身体,直到这个时候,爸爸妈妈才总算有了片刻歇息。

正式报到的时间到了。担心错过每天仅有的一趟往返于县城与家乡的客运班车,那天我起了个大早,收拾好行李,手提木箱,斜挎草绿色帆布书包,穿上爸爸妈妈亲手缝制的衣裳,在父母千叮咛万嘱咐和充满期许的眼神中,搭上班车,迎着东方的晨曦,奔向那陌生而又心神向往的地方。客车在充满尘土的省道上疾驰,晨风透过车窗夹杂着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公路两旁的庄稼地里,知了不知疲倦地展示它的歌喉,汇成了一曲曲曼妙动人的乐章。翻过了一山又一山,绕过了一梁又一梁,客车在高山松林间穿行,转过近乎九十度的急弯,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和浓烈刺鼻的胶味,在走过一段连续十八道拐的长下坡,经过近2个小时的颠簸后,客车从山顶缓缓驶入山谷并停了下来。我下了车,揉了揉惺忪疲倦的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公路旁,一幢幢错落有致的建筑掩映在绿树丛中,一座用米黄色瓷砖镶嵌的校门映入我的眼帘,我知道,这里将是我步入社会、开启人生新的旅程的地方。

临近开学了,尽管学生们还没有到校,但校园里明显热闹了许多。校门上方,用红纸书写的欢迎新同学的标语十分醒目,走廊上,一个个戴着眼镜、手里拿着课本的老师来来往往,操场上,高音喇叭传出美妙的轻音乐,在校园上空久久回荡。初进校园,我东瞧瞧、西望望,这里的一草一木对我来讲似乎都比较新鲜。穿过一栋老木楼,跨上几步已经踩得非常光滑的石梯,在一座土墙青瓦房正中间木门上,一小块方形木板上清晰地标注着校长办公室。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拿着介绍信,轻轻敲了敲门,在得到简单回应后走了进去。当年的校长姓马,个子不高,其貌不扬,一支钢笔搁在红头文件上,当看见我这个留着三七开发型,还有些稚气的年轻人时,语气稍显生硬,神情略显严肃。坐在对面的办公室主任是个实在人,对人也比较热情,听说我是刚刚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而且又是本家,他连忙接过介绍信,倒上热气腾腾的茶水,招呼我赶紧坐下。一阵寒暄后,他联系上负责后勤的王师傅,王师傅很热心地把我领到旁边的一排土墙平房,打开左边的第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木床和办公桌、一个凳子和简易的洗脸架,一阵简单的收拾清扫,这一天,我正式入住了属于自己的还有些简陋、寒酸的新家。

接下来的工作紧张、忙碌而充实。按照校长的说法,出于给年轻人压担子并提供成长锻炼的机会,我负责初一年级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同时承担学校办公室日常文件材料的起草工作。初来乍到,面对新的环境和压力,对于我这个毛头小伙子,也曾经彷徨徘徊动摇过。每天,我往返于教室、办公室、寝室,重复着备课、上课、批改作业,深夜,还要挑灯学习从学校档案室借阅的历年计划总结简报讲话等林林总总的文字材料。也许是自加压力,也许是比别人付出得更多,第一学期结束后,我所在班级语文教学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我所起草的相关文字材料也不断进步,得到基本认可。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想,工作算是开了个好头,但还得要继续加油。

我所在学校在原川东地区小有名气,每年高考、中考成绩在全地区、全县均处于前列。因此,在平常的教研工作中,也是承担公开教学、教学竞赛的重点学校。记得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全县举办初中语文学科教学竞赛,可能是老教师们碍于面子不愿参加,最后学校确定我这个新手前去应战。考虑到才参加工作,教学经验不足,听到这个安排,我也是倍感压力。当年的语文教研组长谭老师,是一位“久经沙场”的高中语文骨干教师,50多岁,为人温和,很有威望,教学经验非常丰富。为了准备好这次比赛,经过谭老师的反复斟酌,最后确定参赛篇目为名家名篇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在备课环节,他悉心指导我如何写好教案、精心设计好板书、准确把握好文章的风格特点;在试讲环节,他反复强调如何实现师生之间的有效互动、环环相扣把控好45分种的教学时间,防止出现冷场和拖堂的情况;在竞赛环节,他鼓励提醒我面对既有学生又有老师观摩的情况下,如何克服怯场心理,做到胸有成竹、临危不乱、处变不惊。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韧劲,我最终取得了片区初赛第一名、全县决赛第二名的好成绩。拿着手中这本沉甸甸的获奖证书,我真的有一种苦尽甘来、柳暗花明、如释重负的感觉。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或许是自己的勤奋踏实努力,或许是在学科竞赛中崭露头角,春节上班后不久,学校通知说县教育局叫我过去一趟。接待我的是办公室张主任,为人十分谦虚、客气,很有亲和力,他主要讲到办公室目前紧缺一名起草文字材料的人员,根据他们平时掌握的情况,县教育局研究同意选调我去从事这项工作。在县教育局办公室工作的11个月期间,我也算是拼尽全力,不负组织厚望,加班加点完成全县教育工作大会等综合材料的准备,并有幸参与“普六”“普九”督导检查等相关基础工作。当然,后来我也曾经陆陆续续到政府办公室,并在近而立之年跨领域跨专业交流提拔到基层审计机关任职。这些经历,虽然不足挂齿,但对于我来讲,却是一步一个脚印奋斗历程的生动诠释,始终催人奋进,永远难忘铭记。

现在回想起来,初出茅庐近三年的讲台生涯,不短也不长,虽无多大建树,却是人生历史长河中一段重要而宝贵的时光。在那里,我扣好了人生的第一颗扣子,学到了为人做事的基本准则,为我步入精彩纷呈、五彩斑斓的社会积累了经验、增长了见识、拓展了视野、历练了才干,激励我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砥砺前行、扬帆远航。

如今,我到重庆市级机关已工作多年,每当我开车返回老家,穿过隧道途径那所位于高速公路旁的重点中学时,我总是有意放慢车速,久久回望那块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因为,那里是我重要的人生驿站、美丽的第二故乡,那山、那水、那人,始终魂牵梦绕,令人难以释怀,一直无法割舍,永远深情向往。(办公室李勇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